DSC01276.JPG 

     又到了亂寫東西的時間了,純粹又想懷念過去,因為現在的日子除了上班,下班過著跟機器般的生活,除了壓力之外真的沒什麼好留念的……….

    昨天又跟往常一樣公司的打卡鐘又不准我太早回家,卸下了領帶的束縛、騎上了一個多月沒洗澡的機車,盡情馳程在夜晚的霓虹燈中,可能是因為深夜了路上的流浪狗似乎比行人來的多,感覺我也好像在馬路上流浪起來,按下了藍芽耳機上的PLAY鍵…試圖讓耳邊的旋律取代夜晚的寧靜,但似乎效果不大、就像空蕩蕩的電影院…就算畫面中的劇情再劇烈、音樂如何的喧嘩…還是不能掩飾它只是一個空蕩蕩的電影院。

    烏雲密佈的黑夜、一部馳程在黑夜裡的機車、還有我的MP3勉強的在回家的路途中…拼湊出一幅孤獨的畫面。

    當引擎聲消失時取而代之的是貓咪的叫聲,好像告訴我說:「搞什麼鬼、幾點了還知道要回來啊!不知道老娘我肚子餓了….。」所以我壓根懶的理牠,養貓的人都知道你只會是牠的奴隸不會是牠的主人,所以至少等我睡飽再說…。  

    卸下了一身的束縛、洗去一整天的不悅,滿臉倦容的擁向我每天最終的皈依,別誤會!它不是一種信仰、也不是神聖的儀式,只是我在東森買花六千塊買的床墊…。

     按照慣例把手機調到一個適當的時間,讓我能在對的時間起床,把手機關機,避免不必要的來電打擾我的睡意,然後用我喜歡的姿勢,趴在床上就像命案現場一樣的攤睡、把我眼睛上面那兩片窗簾拉下,好讓我與世隔絕,不管如何其他的事交給明天再說…。

     昏睡間我做了一個夢,夢到過去我跟我那群兄弟在山野間,一群人躺在田野間望著天空漫天說著大家夢想、望著天空。事隔N年…才知道那時候的夢想到現在能更確定…它真的指是個夢想。

    但難忘的是夢中眼前的那片滿天的星空,雖然遺憾的沒有流星劃過,但有著徐徐的微風以及青蛙在寧靜夜裡伴奏著,一群人躺在田野間那樣的畫面、那樣的星空一值殘留在我的夢境裡,躺在稻草上的我也漸漸的消失在那片美麗星空中。

     就像訊號中斷般腦筋一片空白,直到…滴…滴…聲響起,手機的鬧鐘就像…醫生使用心臟電擊器一樣,把我從美麗的早晨中喚起!?(這一句可能筆誤了…!容我更正一下!)把我從沒力的早晨喚醒!坐在床沿,心裡還是殘留夜晚的夢境,心裡想….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過去…回到小時候放眼望去的那遍星空,而不是每天下班看見霓虹燈所替代的敷衍品…。

     就像小時候的夢想長大才知道它只是個…夢想,至於小時候的星空…到如今就跟夢想一樣…遙不可及…。

      如果可以真想回去抬頭看看…那遙不可及的夢想…心理面那一片星空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/5/21 AM1:15..

curtis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